<dd id="wtzlx"><nav id="wtzlx"></nav></dd>

    <dd id="wtzlx"><listing id="wtzlx"></listing></dd>

    <cite id="wtzlx"></cite>
  1. <dfn id="wtzlx"></dfn><cite id="wtzlx"></cite>

    <cite id="wtzlx"><del id="wtzlx"><button id="wtzlx"></button></del></cite>
  2. “青春飯”吃完之后,外賣小哥們該何去何從?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1-05-12





      編者按


      靈活就業已經成為我國勞動者就業的新常態,快遞小哥、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網絡主播等約2億名靈活就業勞動者撐起了零工經濟新業態。由于靈活就業人員大多依靠平臺,平臺+個人這種新的就業形式在解決就業方面顯現出前所未有的優勢,與此同時,這個龐大的勞動者群體日益凸顯的“青春飯焦慮”也成為職業痛點。平臺經濟從業者的高流動性,讓從業者持續的技能“升值”變得困難。


      這些被不少人看來只能“賺快錢”、吃“青春飯”的職業,需不需要高技能人才?平臺是應該奉行“拿來主義”,還是有培養他們的責任?如何推動政府、企業與社會力量合力,運用多樣的培訓形式,加強平臺經濟從業者的專業技能培訓,引導并激勵從業者提高終身學習意識、自主創新能力和勞動服務質量?


      閱讀提示


      當靈活性好、門檻低遭遇缺技術、穩定性差,平臺經濟從業者的職業發展,面臨兩難困境?!扒啻猴垺背酝曛?,他們該何去何從?對這一龐大的職業群體進行技能提升和培訓,意義重大。


      “北大博士后為做研究送半年外賣”,近日上了熱搜。北京大學社會學系博雅博士后陳龍為完成博士論文的田野調查,在2018年體驗了5個半月的外賣騎手工作。日前,陳龍在媒體發文自述這段經歷。平臺經濟勞動者的職業發展與困境,再次引發社會關注與媒體討論。


      目前,我國約有2億名靈活就業者,其中很大一部分選擇了依托互聯網的新就業形態,包括快遞小哥、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網絡主播等等。平臺+個人,近年來這種新的就業形式在解決就業方面,突顯出前所未有的優勢,同時,相較于公司+員工,這種靈活就業帶出的不穩定、技術含量低、沒有職業前景等問題,也困擾著其從業人員?!扒啻猴垺背酝曛?,他們又該何去何從?對這一龐大的職業群體進行技能提升和培訓,意義重大。


      要想不普通,行行需深耕


      4月27日,2021年慶?!拔逡弧眹H勞動節暨“建功‘十四五’、奮進新征程”主題勞動和技能競賽動員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會上表彰了2021年全國五一勞動獎和全國工人先鋒號獲得者。大會結束后,作為新經濟領域的獲獎代表,“外賣小哥”宋增光和“快遞大哥”關立平合了一張影。今年二人都獲得了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宋增光是餓了么上海公司的培訓專員,關立平是申通快遞有限公司從業多年的駕駛員。


      外賣小哥與快遞小哥等平臺經濟領域從業者登上全國領獎臺,早不是個案。


      2014年10月,宋增光進入外賣行業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一名外賣騎手,工作在普陀區的一個站點?!坝浀米约旱谝惶?,只接了3單?!彼卧龉饣貞浾f,他也是經過一番磨煉后,業務才不斷熟練起來。接單數量慢慢增長,6單、9單,到后來最多曾接過40單。半年后,宋增光就成了站長,開始負責分管站點的管理工作。2020年初,由于業績突出,宋增光經過幾次轉崗后,成了餓了么上海地區培訓專員,專門負責新騎手的相關培訓工作。


      從小哥到講師,在這個被不少人看來只能“賺快錢”、吃“青春飯”的職業,宋增光突破了“天花板”。


      無獨有偶。2020年6月,“90后快遞小哥獲評杭州高層次人才,購房將享百萬元補貼”的新聞一度讓業內外人士感到意外。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叫李慶恒,是位95后快遞小哥。李慶恒說,自己之所以能夠成功獲評杭州市高層次人才,主要是因為2019年參加浙江省第三屆快遞職業技能競賽時,獲得了快遞員項目的第一名,當時他已奔跑在快遞一線5年。


      此外,除了活躍在“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員,平臺經濟中還有身處無人機設計、人工智能、機器學習等前沿崗位的技術人才,而這些崗位都需要知識支撐。


      流動的“甜蜜與哀愁”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但前提是建立在不斷鉆研和深耕之上。這是宋增光總結出來的經驗。


      作為一個全新吸納就業的領域,平臺經濟具有門檻低、流動性大的特點,其中極高的流動率也讓在這個行業深耕的人,變成了少數派。


      “多數人,特別是年輕人,就是為了掙快錢,感覺收入低于自己的預期,就換工作,跳槽了?!弊?010年3月成為申通一名快遞運輸駕駛員,關立平在這個行業干了10多個年頭,他看過太多的青年人來了又離開。


      “干快遞是苦功夫?!标P立平說,“如何規劃路線,怎么安排送件,和客戶的溝通等等,都是技巧。不僅要勤快,還得動腦子、下功夫?!钡l現,總體來說,年輕的快遞員能耐著性子長期干下去的很少。


      當了培訓專員后,宋增光有更多機會接觸上海地區不同站點的騎手?!傲鲃勇士梢哉f相當高?!睋烙?,平均一個外賣配送站點一年內會換掉一半以上的人?!坝械恼军c,3個月前是一撥人,3個月后再來,70%可能都變成了新面孔?!?/p>


      李慶恒走紅后,曾一度引發了大家對快遞小哥被評為高層次人才的討論。談到快遞職業技能的高低,李慶恒說,當年參加比賽內容都是基于快遞員每天的操作流程,比賽內容都和快遞行業日常工作息息相關?!氨热缯f如何在多物品收寄時快速、準確找出違禁品;易碎品包裝要用最少的物料將4個高腳杯包起來,確保從1.6米高摔三次不會碎……”李慶恒說,“不管在哪個職業哪個崗位都要用心做好自己的工作,多學習多鍛煉,挑戰自己、突破自己,你就是這個行業的人才?!?/p>


      平臺經濟從業者高流動率,一方面讓業內勞動力流動保持高度活躍,但同時也讓從業者持續的技能“升值”變得困難。而這背后,不僅僅是年輕人“太浮躁”等從業者自身問題這么簡單。


      打造平臺經濟人才隊伍,需多方合力


      國防大學政治學院副教授、胡磊研究發現,平臺經濟保持高流動率的背后,關鍵問題之一是平臺經濟本身是一種“去勞動關系化”的用工形態?!熬W絡平臺經濟條件下,雇傭模式由企業+員工轉向平臺+個人,既提高了生產要素配置和利用效率,也推動了企業用工彈性化和勞動者就業靈活化?!焙诜治?,同時“‘去勞動關系化’包括去勞動合同化用工、去雇主化就業、遮蔽事實勞動關系等情形,實質是去除雇傭或從事從屬性勞動的束縛?!?/p>


      對于平臺經濟從業者的職業發展,他建議,“對接科技發展趨勢和市場需求,推動政府、企業與社會力量合力加強網約工數字技能和專業技能培訓,引導并激勵網約工提高終身學習意識、自主創新能力和勞動服務質量?!?/p>


      在所有平臺經濟從業領域中,快遞業走在了前頭。近年來多地出臺政策,對于快遞小哥評職稱,予以政策支持。


      從2019年起,天津市人社局將快遞工程專業納入本市職稱評審范圍。同年9月,順豐速運公司的員工盧喜文拿到首張初級職稱證書。自2019年出臺《甘肅省快遞工程專業職稱評價條件標準》,首次設置“快遞工程”專業評審以來,截至目前,甘肅共有857名快遞小哥獲得職稱。此外,北京、上海、浙江等多地也出臺了相關政策。


      相比快遞業,身處外賣行業的宋增光不無羨慕。關于外賣員的職稱認定,目前只有杭州等少數地區有。


      2020年底,杭州20名外賣騎手通過了相關培訓與考試,成功獲得“網約配送員”職業技能等級認定初級證書。據悉,有了正式的職業技能水平證明,這20人還可享受政府培訓補貼、杭州市積分落戶加分和個人所得稅專項抵扣等技能人才政策。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彼卧龉庹f。(蘭德華)


      轉自:工人日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3056。

    延伸閱讀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手机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