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tzlx"><nav id="wtzlx"></nav></dd>

    <dd id="wtzlx"><listing id="wtzlx"></listing></dd>

    <cite id="wtzlx"></cite>
  1. <dfn id="wtzlx"></dfn><cite id="wtzlx"></cite>

    <cite id="wtzlx"><del id="wtzlx"><button id="wtzlx"></button></del></cite>
  2. 協調發展繪宏圖 區域經濟開新局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時間:2021-08-28





      東部率先發展


      穩步前行需“內外兼顧”


      進入“十四五”以來,東部地區在率先發展的道路上穩步前行,在以經濟帶、城市群等區域發展戰略推動整體發展的同時,也在改革創新上積極探索、先行先試,經濟發展新動能不斷涌現。


      不過,當前“領頭羊”的率先發展也面臨一系列挑戰。專家認為,東部地區需要承擔先行先試的風險,也要承受國際競爭的壓力,同時要面臨內部南北分化的沖擊,還需要協調與中部、西部、東北地區的發展。東部地區不僅要做好“內外兼顧”,還要在對外開放、改革創新上不斷前行,才能發揮好對我國經濟發展的帶頭引領作用。


      “十四五”開局東部率先改革創新


      “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要推動東部地區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加快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引領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發展,提升要素產出效率,率先實現產業升級。更高層次參與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打造對外開放新優勢,率先建立全方位開放型經濟體系。


      今年以來,東部內地10個省市經濟運行持續向好,除河北外經濟增速同比均超10%。東部地區還展現出轉型升級帶來的經濟新動能,有6個省市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速超20%。上半年北京新經濟更是實現增加值7870.8億元,占北京生產總值比重達40.9%。此外,以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軟件、科學技術、金融等為代表的現代服務業增加值在東部多省市的服務業增加值比重里不斷擴大。


      同時,東部地區在示范區、試驗區建設上繼續先行。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上,上半年深圳綜合授權改革試點取得階段性成效,各項改革順利推進,過半任務陸續落地見效。浦東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也在上半年分別出臺了相應發展意見或實施方案。


      華中科技大學教授、光谷自貿區研究院院長陳波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2020年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三個經濟圈的經濟總量已經達到了我國經濟總量的44%。目前長三角區域上海對于浙江和江蘇的帶動作用,深圳、廣州對于珠三角其他城市的帶動作用已經得到了很好體現。以北京為核心的京津冀地區在數字經濟、數字通信行業的發展值得期待。


      在民銀智庫高級研究員應習文看來,東部地區在全國發展中承擔了經濟領頭羊的角色,在產業鏈上要帶頭做好基礎科學與卡脖子領域的難題攻克;在制度上要結合自貿區、示范區等先行先試,為全國總結好改革經驗;在促進經濟轉型上要優先發展新消費,建設國際消費城市;在共同富裕戰略上也要優先試點。未來,這些領頭羊的先行先試經驗也將不斷向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輸出。


      東部轉型面臨國際挑戰與南北分化


      從經濟總量看,上半年,東部地區累計經濟總量達到了27.71萬億元,占中國經濟總量的52.25%。但從上半年經濟增速、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消費增速、進出口增速看,東部地區卻低于正在崛起的中部地區。


      陳波指出,東部地區多個經濟增速指標整體低于中部地區是經濟發展規律。東部地區發展要突破的瓶頸更有挑戰性,因為東部地區要實現的是經濟轉型,而轉型意味著要做開創性探索,沒有成功路徑可以依賴。從全球來看,東部要發展的行業領域,是與全球其他領先國家和地區的競爭。東部更需要與國際接軌,釋放制度紅利和潛力。所以,在此過程中,東部的發展壓力會更大,經濟增長不可能保持很高的增速。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東部地區尤其是東南沿海地區是國家參與國際競爭的主力軍,我國構建經濟雙循環是否穩固與東南沿海的強弱有關,因此東南沿海對外開放和改革創新不能停止,未來還將發揮更大作用。


      同時,雖然東部地區始終保持著較高經濟規模,但從區域內部看,東部地區增長企穩主要依靠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等沿海省市,而環渤海地區的天津、河北、山東近年經濟增速均低于全區平均水平。


      陳耀認為,東部地區內部的南北分化現象背后是我國北方和南方地區的整體分化。相較于環渤海地區,東南沿海地區的高速發展離不開區域發展戰略的較早部署和諸多利好政策的持續釋放。不過,由于東南沿海承擔了參與國際競爭和先行探索發展道路的主要責任,東部地區存在的南北差異可能要持續較長時間。


      在陳波看來,東部地區是全國經濟發展的領頭雁。從產業發展角度,理想的狀態是東部地區將制造業更多地轉移到中西部地區,利用中西部已有的產業基礎、良好的運輸條件以及人口的資源優勢能夠使得中國繼續保持制造業大國的地位,實現“東部創造,中西部制造”的制造業發展藍圖。目前,東部和中西部的協調發展更多是通過產能的轉移,是轉型的初級階段。


      東北振興


      需聚焦對外開放


      當前,東北地區仍處于結構轉型過程中的陣痛期,經濟規模與增速弱于其他地區。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家指出,東北三省在轉型期依然存在亮點,對新經濟的培育和大力改善的營商環境已初顯成效,對東北地區的發展應保有信心與耐心。在“十四五”時期,東北需要持續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并努力打造國企改革與對外開放新高地。


      轉型陣痛期東北發展有亮點


      “十四五”開局之年,東北整體經濟發展仍弱于其他地區。上半年東北經濟總量在全國經濟總量中的占比從2020年的4.80%降至4.66%,整體經濟增速也低于東中西地區。即使是擁有豐富的農業資源,上半年東北地區農業產值在全國農業產值中的占比仍下降。


      “當前東北經濟發展仍處于轉型陣痛期,短期內不會結束?!敝袊鐣茖W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東北發展的核心問題就是產業結構問題,過去以重化工為主的產業結構表現不佳,而近年來我國去產能對結構調整的影響較大。重工業相比其他產業需要更多時間轉型升級,因此東北可能還需要三五年,甚至更久的轉型期。此外,東北的體制機制因素也是長期發展桎梏,營商環境還需不斷改善。


      雖然整體經濟表現不佳,但上半年東北三省發展不乏亮點。遼寧上半年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1.6%。從工業新產品看,新能源汽車產量同比增長1.1倍,服務器產量增長73.1%,集成電路產量增長67.5%。上半年黑龍江固定資產投資完成額同比增長15.2%,高于全國平均水平2.6個百分點。其中,黑龍江上半年開(復)工項目同比增長15.3%,有力拉動投資增長。吉林在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經濟增速均高于東北地區平均水平。


      陳耀認為,吉林近兩年相對較好的發展是東北發展逐步進入新常態的一個信號。吉林經濟發展勢頭較好就在于營商環境的改善,上半年吉林固定資產投資額同比增長15.9%,其中民間投資同比增長19.5%,不僅帶動了吉林的經濟發展,也說明東北三省發展是存在投資潛力的。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東北三省在汽車制造業、裝備制造業、石油化工和農產品加工行業表現出色,一方面展現出東北的工業經濟活力,另一方面也暴露出產業同質化的問題。


      民銀智庫高級研究員應習文向證券時報記者指出,東北地區地理環境、氣候條件、資源稟賦、歷史人文相近,長期以來產業發展或多或少出現了同質化問題,主要集中在重工業、能源工業、農業、林業、醫藥等方面。未來東北可以發揮產業集中的優勢,在區域間優化產業鏈的細分領域,比如制造業領域黑龍江可以突出航空航天,吉林突出汽車制造,遼寧突出船舶工業等。


      打造國企改革與對外開放新高地


      新一輪的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中,中央加大對東北地區國資國企改革支持力度,沈陽改革專項工作被提升為由遼寧省政府領導,涵蓋沈陽市域范圍和太平灣合作創新區的綜改試驗。今年上半年東北地區國資國企改革取得積極成效,近期,國資委還召開了深化東北地區國資國企改革現場推進會和振興東北央地百對企業協作行動推進會。鞍鋼與遼寧省最大國有企業本鋼強強聯合,推動形成“南有寶武,北有鞍鋼”的鋼鐵產業新格局。


      應習文指出,國有企業一直是東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國資委推進東北央地企業合作,旨在促進央地企業構建產業鏈供應鏈合作機制、科技創新聯合攻關機制、產業轉型升級協作機制、公司治理互動完善機制、企業管理共同提升機制、人才培養提升平臺、交流研討平臺和工作對接體系,使東北央地企業之間實現資源共享、取長補短、合作共贏。


      發改委地區經濟司司長肖渭明近期表示,發改委將進一步支持東北地區開放合作新高地,充分發揮東北地區區位優勢。依托國家級新區、自貿試驗區、延邊開發開放試驗區等重點功能平臺,采取更大力度開放措施。加強與其他國家經貿合作,打造重點面向東北亞的對外開放新前沿。


      應習文認為,東北地區是東北亞經濟圈的核心區域,是我國連接俄羅斯和朝鮮半島的重要樞紐,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節點、中蒙俄經濟走廊的東部通道。未來東北地區應把握東北亞開放機遇,積極融入“一帶一路”,運用好“大圖們倡議”合作機制,促進東北亞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以開放合作推動東北振興。


      中部地區崛起


      打造先進制造業基地


      中部地區承東啟西、連南接北,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具有全局性意義。無論是“十四五”規劃綱要還是7月底發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都強調,中部地區要著力打造重要先進制造業基地,提高關鍵領域自主創新能力。


      上半年,中部地區經濟規模占比繼續提升,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領跑全國,電子信息、醫藥等高技術制造業產業加快發展。專家認為后續制造業有望較大規模轉移到中部地區,中部地區互聯互通將進一步提升,軌道交通建設將在中部經濟發展中起到重要作用。


      經濟穩步恢復疫情沖擊仍未完全消除


      四大區域板塊中,中部地區經濟體量占全國比重超1/5,人口占全國近1/4。上半年,中部6省經濟規模占全國比重排名第二,雖然比值仍沒有回到2019年的水平,但較2020年有所提升。從增速看,6個中部省份同比增速均在兩位數以上,尤其是湖北以28.5%的同比增速奪得上半年各省同比增速第一名。中部地區增速水平的差距從大到小,依次為:湖北、河南、山西、江西、安徽和湖南。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去年上半年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武漢以及整個中部地區的制造業、物流的沖擊非常大。今年又遭遇極端天氣影響,因此經濟恢復速度相對較慢有其不可控的客觀因素。


      華中科技大學教授、光谷自貿區研究院院長陳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提到,去年數據對兩年平均增速表現的“拖后腿效應”非常明顯。數據表明中部地區各省經濟在上半年仍然處于修復過程中。


      展望下半年,陳波認為,中部地區仍有很大恢復空間和潛力。以制造業為例,中部地區是全國的制造業基地,主要承接東部制造業的產能轉移。中國由于疫情防控有效,上半年出口表現超預期,中部制造業發展當然會有較強支撐。


      “不僅如此,去年下半年以來,中部地區獲得的政策傾斜也將逐漸落地見效。因此,下半年中部地區的出口表現也有支撐?!标惒ㄕf。


      從區域內部看,上半年經濟總量排名第一的河南與排名末位的山西GDP相差接近2萬億元,較2019年增加逾2000億元。安徽表現亮眼,上半年地區GDP突破2萬億元。7月份安徽工業生產持續穩定恢復,延續穩中向好、穩中提質的態勢,當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快于6月份。陳波認為,河南與山西的差距更多源于總量效應。安徽的亮眼表現在于成功引進多個核心項目帶動了產業聚集,從而推動城市發展和經濟提升。近年來外省流入人口呈現快速增長的趨勢,安徽對省外人口的吸引力明顯增強。


      政策蓄力基本完成有望加速落地


      陳耀表示,打造中國先進制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是中部地區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值得注意的是中部省份聚集了多個國家級的產業基地,在創新發展方面都表現出很好的態勢。安徽合肥的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湖北武漢光谷等各具特色的科創中心為中部地區未來發展帶來潛力。


      “中部地區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及其互聯互通水平將進一步提升,軌道交通、信息數據中心建設以及國家大科學裝置布局將在加快中部崛起中起到重要作用?!标愐f。


      近期,湖北、湖南等紛紛公布了貫徹落實《意見》的實施方案,其他省份也透露了落實《意見》的思路框架,政策蓄力基本完成。湖北立足成為全國重要先進制造業基地,加快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產業集群。具體看,培育壯大5個萬億級支柱產業、10個5000億級優勢產業、20個千億級特色產業,構建“51020”現代產業體系。集成電路、智能制造等十大重點產業名列其中。湖南要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高地,努力培育以工程機械、軌道交通、中小航空發動機及航空航天裝備為重點的長株潭裝備制造世界級產業集群,著力打造國家重要先進制造業高地。


      安徽提出,聚焦打造“五個一”創新主平臺升級版,實施新一代信息技術、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高端裝備制造、生命健康等十大新興產業高質量發展行動。江西明確,集中力量做優做實做強做大航空、電子信息、裝備制造、中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優勢產業,持續推進數字經濟“一號工程”,大力發展現代服務業和現代農業。此外,山西將通過上大壓小、等量置換、淘汰落后、先立后破和能耗雙控、減污降碳、技術改造等方式,推動傳統產業實現高端智能綠色發展。


      陳波表示,中部地區主要聚焦制造業的升級,提升產品技術含量和附加值。中部各省制造業升級發展轉型是基于各自不同的產業基礎,未來的發展中需要體現差異化,避免同質競爭。


      西部大開發


      開放創新釋放新動能


      上半年,西部各省區市在發揮科技創新的引領帶動作用、培育發展特色產業和新興產業、對接國家開放戰略、擴大對內對外開放等方面取得諸多新進展。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認為,西部地區需要在進一步提高公路、高鐵、航空等綜合口岸和樞紐建設的同時,大力發展新基建項目。此外,西部陸海新通道打通了西部地區整體的對外開放空間。隨著通道打開,對外開放對西部整體的帶動作用還會增強。


      經濟復蘇不平衡不充分仍是關鍵


      從總量看,上半年西部地區GDP占比在四大區域板塊中排名第三,雖然較2020年有所下降,但仍高于2019年,兩年平均增速水平則領跑。不過,從區域內部看,西南地區的發展快于西北地區的特征依然明顯,兩個地區GDP規模差距從2019年的28516.92億元增加到34355.49億元。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接受證券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受去年低基數和上半年重大項目密集開工的帶動,上半年西部經濟整體表現不錯。西南、西北經濟發展的差距由來已久,兩地自然地理條件、資源稟賦以及發展基礎都存在很大差異,這個差距短期很難改變,但二者的發展各有特色。


      西南板塊是西部對外開放的主要受益者,尤其是成渝地區、廣西北部灣、貴州等地也是西部經濟發展較快的地區。西北發展的支撐點仍然在能源資源。


      “西部大開發這些年出臺了很多政策文件和規劃,非常注重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重視培育發展各地的特色優勢產業,強調差異化分工和跨地區合作,強調根據西部地區不同類型區域的特點,細分政策單元,進行分類指導?!标愐f,這些做法符合區域經濟發展的科學規律。


      對內對外開放深化產業轉型加速


      重慶大學公共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龍少波指出,產業發展是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推動力。西部地區如何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引領,依據當地資源稟賦,構建高質量的現代化產業體系以加快推進新格局形成,是需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西部地區要在開放上形成新格局。陳耀認為,重點加強西部大開發的通道建設、平臺建設、口岸建設,加強西部地區的開放主體培育和輸出型產業培育,以及加強營商環境建設。國家已經在重點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并布局了自由貿易試驗區、綜合保稅區、跨境合作區、邊境合作區等開放載體和平臺,賦予一系列先行先試和傾斜性政策。


      國家發改委的數據顯示,上半年,西部地區固定資產投資增長11.4%,處于全國較快水平。上半年從西北地區首個光儲氫熱產業一體化項目正式開工,到中國電力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中國能源建設集團、中國葛洲壩集團、中國船舶集團風電發展有限公司、中國三峽集團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等央企集團加速落子西部地區,多方發力建設大型清潔能源基地,增強國家能源和重要資源保障能力。


      同時,上半年,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的優化開行,不僅延伸了物流線路、擴大了服務范圍,使運輸的貨物品類由陶瓷、板材等30余種增至汽車配件、電腦配件、汽車等500多種,同時促進了貿易通道的高度融合,搭建了深度開展國際化合作的布局脈絡。數據顯示,1月至7月,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開行3154列、發送貨物31.4萬標準箱,同比分別增長96%、287%,為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提供了可靠運力支撐。最新數據顯示,北部灣港至中西部省區市已開通6條雙向常態化運營線路,班列服務范圍覆蓋10省(自治區、直轄市)36市71個站,輻射站點較2020年增加37%。近期,北部灣港集團和成都國際鐵路港投資發展集團首次合作開行的整列中歐班列,標志著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開啟了和中歐班列常態化銜接的新征程。


      陳耀表示,西部的對外開放提速將促進西部地區區域內的協調發展。西部陸海新通道打通為西部地區整體對外開放、協調發展創造了良好條件。隨著通道打開,對外開放將對西部整體產生更大的帶動作用。


      今年6月,國務院西部地區開發領導小組會議討論通過了西部大開發“十四五”實施方案。日前,全國政協第二十七次重點關切問題情況通報會上,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黨組成員、副主任叢亮表示,下一步,西部地區將聚焦特色優勢領域,提升創新發展能力;發揮地區比較優勢,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在更大范圍、更高層次、更深程度上推進改革開放;加大美麗西部建設力度,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因地制宜實施一批重大項目,強化基礎設施建設;優化城鄉區域布局,推動區域協調發展;補齊民生領域短板弱項。


      轉自:證券時報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及企業宣傳資訊,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版權事宜請聯系:010-65363056。

    延伸閱讀

    • 我國區域經濟增長持續分化“西快東慢”格局延續

      新興產業正日益成為我國區域經濟增長的重要支撐,在GDP中的占比接近10%,且高技術產業投資帶動作用十分突出。而整體來看,區域經濟增長將呈現持續分化態勢,“西快東慢”格局延續。
      2017-05-23
    • 上半年粵閩桂瓊四省區經濟走勢穩健 持續向好

      2017年上半年,廣東、福建、廣西、海南四省區經濟走出了一條穩定的上揚曲線。有關專家認為,這一區域經濟發展“穩”字當頭、“進”步明顯、前景可期。
      2017-08-14
    • 支持區域經濟協調發展 中西部鐵路建設進黃金期

      支持區域經濟協調發展 中西部鐵路建設進黃金期

      近期,根據國務院批準的《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國家發改委下達了中西部鐵路2018年中央預算內投資計劃,重點支持對促進區域經濟社會協調發展、改善交通條件、增進人民福祉等具有重要意義的中西部地區鐵路項目建設。
      2018-02-24
    • 區域經濟新格局顯現 高質量均衡發展成重點

      區域經濟新格局顯現 高質量均衡發展成重點

      日前,發改委等部門前往長江經濟帶等城市調研高質量發展,以推動相關體系和政策出臺。區域經濟作為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一直是各項政策和改革推進的重點,目前區域經濟發展出現新的發展格局。
      2018-05-10
    ?

    版權所有: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京ICP備11041399號-2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5964

    手机购彩